登陆 注册

分享品牌索引

按字母
全部A-GH-NO-TU-Z
按字母
全部A-GH-NO-TU-Z
您的位置:首页 > 杀手图

咱们相爱吧》第49集50集预告分集剧情 秦岚不了康乔决定离开

  三姐妹

  《咱们相爱吧》大半。林笑笑(张静初)、潘芝芝(张歆艺)、蔡春妮(秦岚)三姐妹,仍然在与命运安排的大坎坷和小羁绊奋力。眼前的风雨正浓,远方的彩虹隐现,的结局不远,幸福的彼岸向人们招手。

  林笑笑时光

  戏剧先行主动求变

  刘江再推现实主义力作

  在导演刘江的过往作品中,有四部剧是在中国电视剧史和娱乐年谱上留下深刻印记的。《媳妇的美好时代》和《咱们结婚吧》是都市情感剧中的佼佼者,有着无与伦比的到达率和抓地性。《黎明之前》是谍战剧四大件中最洋气的一部,军统八局中的人物群像引无数拥趸尽折腰。《岁月》是不大起眼的作品,而且在严密的盯防了筋动了骨,但这部改编自《沧浪之水》的剧提供了对和官人最深刻、痛切的认知。

  不难看出,现实主义是刘江的大本营,现实主义手法是刘江的看家本领。每当新的选题可以和现实主义风格激荡耦合时,就会出现好作品。《媳妇》和《结婚》的“国民媳妇”和“国民儿子”并非浪得虚名,他们的生活命题是每家每户都要面对的。《岁月》中的沉浮和人性扭曲是我们寻常多见而且不由得心生叹息的。《黎明之前》看上去很飞,但这些大小都接壤着普通人的性情,如果不是他们干着一份特殊的工作,就是从你身边的某一间办公室钻出来,也不奇怪...

  洞明了纷纭,参透了八苦,用同理心、包容心、慈悲心与奇崛的事件、激烈的冲突、极致的人设去碰撞和化合,往往就能构筑起一个既呈现戏剧奇观又符合生活逻辑的平行世界。这是刘江的成功经验和独门秘方。

  到了《咱们相爱吧》,刘江主动求变了。“戏剧先行”是一次脱离了舒服区的犯险出击,极端人物的大量出现算得上是兵行险招。一个创作者不愿意穿新鞋走老,总想到陌生的地带耍耍,这是人之常情。刘江没有“大导包袱”,而是自命服务大众的“手艺人”,当他认定极端戏剧化能满足观众需求,他并不在意打碎自己原先的“框框”。

  最终呈现的效果,可以从两个层面来进行探讨。

  收视率已经成了一个不值一说但又不得不说的事儿。某种程度上说,这个不太“刘江”的剧恰恰是湖南卫视的“菜”。他们播过很多“哭诉,,打耳光”的剧,往往取得不俗的收视率。大导演+例牌菜,看上去应该是一次毫无悬念的收视碾压事件。但事实是,在今冬空前波诡云谲的收视大战中,《咱们相爱吧》并没有占得上风。

  有很多江湖传言,也有很多古怪迹象,收视率成了一块千疮百孔的,但就是醒目地张挂在行业的高处。今天,明天占便宜,久而久之全部下水。不肯与贼人为伍的永远吃亏,灰色产业的运营者永远得利。任你怎么,司法的利剑像戈多一样就是等不来。苟且延宕之后,收视率越来越不与品质正向挂钩。

  老话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当收视率不再有规律可循,而成了庄家和老千控制的赌局,创作者其实也就不必费心去找观众的痒痒肉和兴奋点,返身向内去拍自己心水的选题,尽情尽兴表达,未尝不是更加无憾的选择。

  另一个层面当然是品质。虽然选择了戏剧化之,刘江终究无八点档电视剧一样心无挂碍地洒狗血,现实主义的根脉还是一有机会就要伸展枝桠。虽然极端人物(以简放母亲和康乔母亲为代表)一出场就会质感,但现实主义的下意识还是控制了大局,三个女主人公迎风站立,风姿绰约。

  所谓极端人物,并非是生活中没有这样的人,而是因为没有给足前情铺垫和心理依据,极端人物显得无根和怪诞。而林笑笑、潘芝芝、蔡春妮出场时也各有各的古怪,但在马拉松式的长跑中一一展现了自己的妖娆和劲道。对于观众来说,仍然是各花入各眼,但她们无一例外地自洽了小,建立了个性光彩。

  明道

  角色性格各异

  堪称80后女性成长百科全书

  林笑笑始终是一个不放弃、不苟且、不的人。

  腹中怀的孩子染色体有问题,全家皆言放弃,她不惜与全世界为敌也要把孩子生下来。这看上去是一种偏执,不,这就是一种偏执,但偏执就是她的性格底色和无往不胜的底气。

  在代表返迁户与房地产公司抗衡的过程中,她像《永不》里的茱莉亚.罗伯茨般坚定而柔韧。人最难的抉择就是:在原则与情面之间何去何从。遵从,环保为先,就要对抗效力的公司、闺蜜的家族,以及藕断丝连的前夫。在这样的复杂局面跟前,是个中国人就很难硬气到底,但林笑笑选择了义无反顾。

  没错,这个人身上带有导演刘江和编剧史海伟的理想主义。现实中,个体的选择总是被利害的权衡所左右,原则总是有意无意地被。久而久之这成了一种逻辑和民族性格。艺术家区别于之处就在于,他们可以在虚拟空间里任性、个性和血性。这,应该就是一根筋林笑笑从中出发的起点。

  大道理不用多讲,林笑笑这样的人多了,国家和社会一定能变得更讲规矩,更富效率。更重要的是,即使在如今这个看起来浑沌的世界上,有所执守的人也自带罡风,歪道不敢近身。你有定见,你就专注,你就能把精力用在刀刃上。你有坚守,你就直接,你就省去了很多的曲曲折折。正道直行是最不起眼的捷径,不怕慢就怕站是抵达目标的有效保障。正如股市是信心经济,人生也是塑造的人生,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你最终往往就是什么样的人。

  这不是鸡汤。荧屏之外同样活跃着成千上万的林笑笑,他们用自己的执念开拓人生,改变社会。

  如果说林笑笑是有性格“缺陷”的人,潘芝芝就是有感情原罪的人。

  总是招蜂引蝶被狂嗅。人是幸福感驱动的动物,当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有了幸福感,她就不再有完善的需求,而倾向于跟着感觉走。潘芝芝就是被美貌所误的那种人,她以情感的换来了多彩的青春,事业的小有成功,但转而就掉进内心的追债和外在的无穷麻烦。

  潘芝芝和康乔、陈彼得的孽缘是异于常态的书写,但她和毛大毛(柳小海)是随处可见的冤家。电视剧总是少不了“你爱我,我爱他”的怨偶游戏,能不能做好一看撕扯得是否带感,二看演员是不是来电。林笑笑、简放和康兰之间的拉锯,带着某种虐心苦情剧的气味。而潘芝芝和毛大毛之间完全是生活化的男女追逐,说闺蜜非闺蜜,说情侣非情侣,说同事不同事,说对手不对手,这种四角错位、双升对抠的关系被张歆艺和柳小海演得格外生动,无比鲜活。凡是到这两个活宝的对手戏,剧情就变得活色生香。

  结局不问可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杀手不是有才的酷男和多金的熟男,而是埋伏在身边的富二代暖男。

  蔡春妮大多数时候都是受气包,女权主义者的。

  豪门恩怨多狗血,这是华语电视剧对富人的某种恶意想象。很不幸,蔡春妮就站在了豪门内部矛盾的风口上。她用了很多集来动辄得咎,张嘴挨呲,内心不甘,不敢。在这个周而复始的循坏里,电视机前的小辣椒们比剧中的恶婆婆看着她都烦。

  但正如剧中人的三观不等于创作者的三观,先抑都是为了后扬。蔡春妮前面的所有隐忍和卑怯,都被她最后时段内开了挂的反转所覆盖,女人有了事业才有,有了才有幸福,这样的价值观其实再主流不过。

  三姐妹是八零后女性中较有代表性的三款,不同的性格和出身都指向了:苟且终究无用,奋斗成就人生。男性角色不能说不走。

分享到:

相关软件 . . . . .

相关文章 . . . . .

>>浏览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