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注册

分享品牌索引

按字母
全部A-GH-NO-TU-Z
按字母
全部A-GH-NO-TU-Z
您的位置:首页 > 杀手图

素描的困惑与解惑

  达芬奇素描

  傅抱石1963年创作的《游山图》

  2015年9月16日《艺术评论》以“素描教育是与非”的专题,刊出9篇文章。“素描”这个问题,确实困惑着中国美术界几十年。其原因颇复杂。因为对于“素描”不同的理解与,产生了教学与创作上的对错、利弊得失,而有许多争议;因为各是其所是,一直未有明确的共识,至今仍然如此。本文想试解说此难题。

  楔子

  2015年9月16日《艺术评论》以“素描教育是与非”的专题,刊出9篇文章。“素描”这个问题,确实困惑着中国美术界几十年。其原因颇复杂。对艺术的底蕴,对两岸近七十年来的美术界与美术教育有相当的了解,才较能明白其中困惑的原因。60多年来,早期美术教育,受苏联老大哥的影响;因为没有“反右”及“”,近现代跟日本的脚步,受近现代欧美的影响最大。要到“”结束,,欧美现代艺术潮流才像冲破闸门涌进。85新潮之后这30年,美术界慢慢发觉“素描教育”确有困扰。读了“素描教育是与非”各文,我感受到这些困惑正是地区三四十年前早已遭逢过的老问题。我少青时代于两岸学院受教育,旅欧美多年后在美术系任教数十年,从1970年代起,写过多篇有关素描的文章。读了姜岑、张培成、卢治平等9位先生的文章,他们的意见十分可贵,有许多我很赞同,他们也提出许多问题与忧虑,值得美术界同道深思并探求解决之道。

  因为对于“素描”不同的理解与,产生了教学与创作上的对错、利弊得失,而有许多争议;因为各是其所是,一直未有明确的共识,至今仍然如此。本文想试解说此难题。

  “素描”的成见与

  在近代未有中外文化交流之前,不同国族各画其画,没有所谓“素描”的困惑。文化交流之后,中土有人学画洋画,当然依照,先习“素描”,然后习水彩、油画。

  艺术界与史论界很快艺术是文化的精粹,与其文化的民族特性,国族传统文化的血脉,必相贯通。移植自欧美的外来艺术品种,不同于食品、用具,比如面包与蛋糕,钟表与单车,立可使用以增进生活之丰富与便利。但是外来艺术与文化,如果没有与本土文化土壤相融合,没有落地生根,很难开花结果。外来艺术在中国,便只是文化的标本与摆设。没有鲜活的生命,也谈不上是我们的新创造,因为其成就仍然属于文化。所以百年来有志者不只努力学油画,更殚精竭虑追求油画的民族化、中国化或称本土化。画水墨画的画家呢,也因中外的交流,开了眼界,既欣赏外来文化的优长,亦发现其短处,而思性的取长补短,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以促进中国传统的现代化,谋中国绘画的新发展。

  如此一来,我们可以看到,出现在中国画界人士面前,就有原来的素描,也必有另一种追求油画民族化所探索的,有本土色彩的素描观念与技法。同时,也有传统中国水墨以线为表现的素描,以及有志发展现代水墨画,吸收外来优长,创造新的中国水墨画的素描。

  因为过去中国画从来没有建立一套中国式的素描观念和方法。(虽有“画谱”,多偏于描绘技术的示范,非常匠气,谈不上观念的。)也没有方法、位阶鲜明,有系统的“中国式素描”的教学。当中国社会在近现代普遍学术、教育体系的观念与方法,在实践上,我们采用的都是。“素描”从小学的铅笔画开始,到美术学院的大学素描课,都用西式素描,养成了从名称到技法很强固的成见,造成对“素描”这一概念很狭隘的误认、与误用。比如:第一,以为“素描”是西洋画才有的东西;其次,以为素描就是写生;第三,素描是客观对象在视觉上正确描绘的技巧(描绘与客观对象相应的视觉形象。包括造型的比例、明暗、立体感、质感、空间感、透视、整体感);第四,素描是单色画,通常用黑色的铅笔或木炭;第五,素描有统一、严格的,是写实主义的画法其实对素描这些认识,只是近代前辈古典大师所发展的学院的写实素描,不应该认为是“素描”的全部。其实,有印象派、立体派,也就有印象派、立体派的素描;素描也不一定用什么工具才行。拿油画笔在画布上可画中国式素描;用毛笔在宣纸上也可画西洋素描。是否事倍功半?那是另一回事。素描除了训练,可作写生画,也是绘画创作前的草稿。因为对“素描”的认识不深入、不全面、不正确、一知半解、许多,更不知道应有民族特色,数十年来,中国的水彩与油画大多数只能在欧洲或苏联(广义上同属)油画的成就之下趋步,所以不容易油画中国化之。

  画中国水墨的,除了从传统中来的画家,所有由学院出身的老、中、青,很难逃脱60多年来所学的西式“素描”的桎梏。当他们被以“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调教出来之后,因为西式素描是唯一正确的造型基础,不知不觉间把“西式素描”的要素强力与中国水墨相融合,而诞生了混血而优生的一批大画家。从徐悲鸿、李可染、蒋兆和、高剑父、吕凤子、关良到张安治、李斛、顾生岳、李振坚、周昌谷、黄胄、卢沉、周思聪等等,一长串现代中国水墨先行者的名字,还有其他尚健在的许多优秀的画家。以中国笔墨运西式素描的精髓,卓越地为中国水墨人物增进了前古所无的写实与中国写意笔墨结合的造型方法,并取得不可磨灭的成绩。这是中国画汲取外来文化所取得的成功。但是,上述的成就中难免有一个缺憾,就是有些人物画造型过分依循的西式素描的规臬,不免减损了中国画造型独特的韵味。可说是收之桑榆,却失之东隅。是有可喜,也有遗憾。这个趋势在第三四代以下的画家因为画的与都大不如两代,因而每况愈下,更因为近三十年在美国现、当代艺术的激发、煽惑与反传统为先锋的冲击之下,现在的水墨画,花样百出,以反传统为创新,而江河日下,令人兴“但恨不见替人”之叹。

  “西式素描”的一元独霸天下,才是使“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这句话失去正面意义,而且因而造成的程序,并了多元风格的追求的原因。

  王犁《激越年代的努力》一文(见《艺术评论》2016年1月13日第12版)说到“潘天寿主张中国画应以白描双钩为基本训练内容,不同意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的提法”。表面看来好似潘天寿不赞同这句话,认为中国画应以白描双钩为基础才对。其实潘的观念完全正确,只是对“素描”一词的认识有误,以为素描就是上述那种“西式素描”而未认识到中国画的白描双钩其实正是“中国式的素描”。如果认识素描是多元的,不是一元的,中国、欧洲、印度、阿拉伯、日本都各有不同的素描,潘天寿必不会不同意“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的提法。而潘天寿对中国式素描的理解、体验与“画应拉开距离”等见解之深刻,在当时他的同侪都没他的勇气与远见。

  我认为中国的素描技法,除白描、双钩之外,其他如“十八描法”、皴法、工笔、写意等笔墨技法,有些很明确属于中国画造型方法,当然是中式素描的一部分。有些应属于中式素描概念的外延。我们从来没有好好研究、整理出明确的中式素描的精髓在学理上的解释,使学者易于登堂入室。素描的异同研究,也是中国画家应深刻理解的功课。我们还应更加努力。

  什么是素描

  我1970年代末写了《中国素描的探索》,对素描的认知与许多做了,读者可以参看。现在依据上述九篇文章所提出的种种,略表拙见。

  到现在美术界确实还有人误认“素描”只是西洋的东西;西洋之。

分享到:

相关软件 . . . . .

相关文章 . . . . .

>>浏览更多